sell bitcoin in taiwan


语言 版本 推广法。


   建设一些别国的 网站进行多语言的 网站推广


  MT4和MT5最大的区别是什么?1.MT5比MT4 支持更多的投资品种。


  2.MT5的 功能更多,可以让 交易者更全面的了解 市场,如市场深度、 经济日历、 交易者聊天工具等。


  3.在交易方式上,MT5的挂单交易功能更加丰富,支持单边交易模式。


  4.MT5的技术指标和图形资源以及交易分析的时间段比较丰富。


  6.MT5支持的 交易类型没有限制,但MT4最大允许的交易类型是1024个。


  7.在界面上,MT4比较简单,而MT5的功能比较多,相对来说比较复杂。


  8.虽然MT4和MT5都支持 套期保值交易,但实际上,套期保值和对冲并不完全一样。


  9.MT5不需要 桥接,直接连接市场提供商,但MT4需要使用桥接技术。


  MT5在市场流通方面更有保障。


  10.MT5具有更丰富的历史回溯功能,支持多个货币对同时 回测,回测时支持虚拟下单。


  MT4一次只支持单一产品的回测。


  11.MT5可以处理的 交易量没有限制,但MT4一次只能处理几千万笔交易。


  选择MT4还是MT5一般来说,MT4可以满足普通 外汇交易者的大部分交易需求,但MT5的功能更多,更适合高级交易者使用。


  其实我们在使用一个工具的时候,不要贪图更多的功能,只要把它利用好就可以了。


  虽然MT4已经推出了十几年,MetaQuotes也在大力推广MT5,但目前MT4是外汇交易商使用最多的,也是最受欢迎的。


  从这个方面也可以看出,MT4可以满足大部分的交易需求。


   如果你已经非常熟悉它,你可以继续使用它。


  如果你的交易量比较大,需要大量的回测,或者交易水平比较高,想同时交易股票、外汇、债券等投资产品,可以选择MT5。


  。


  经济表现可能并不支撑央行 收紧狭义 流动性  去年支撑经济的三板斧, 出口、地产、基建。


  首先出口层面,高基数叠加大宗价格抬升,我们认为后续出口大概率将承压 回落,虽然下行速度未必会特别快,但随着海外发达经济体自身生产的恢复,我国出口逐步 走弱的概率仍不低。


  其次是地产,虽然一季度地产支撑仍较强,但按照我们之前分析,随着政策严控,地产滞后回落是迟早的事。


  最后基建层面,无论是专项债发行速度偏慢还是政策出台等,一定程度上其实都反映了基建后续支撑动力的不足,甚至可能面临压降的约束。


  去年经济在疫情冲击后,回升的特征是 消费慢,生产快,而工业生产加快主要是出口需求旺盛、基建和地产投资回升的拉动。


    但今年来看,情况有所相反。


  随着疫情受控以及疫苗接种推进,服务业的消费开始明显发力,餐饮、旅游、电影、商务会议等服务业消费大体上回到疫情前甚至超过疫情前。


  但服务业消费回升的同时,中国和美国的耐用品消费(家具、家电)开始放缓,对应到制造业的需求开始回落。


  毕竟民众一旦恢复正常生活,必然是先恢复服务业,但居家时间减少会导致对家里使用的各种耐用品需求下降。


  中国的出口增速有开始回落的迹象。


  而缺芯片也使得不少中下游制造业行业的生产开始放缓,比如家电、电子产品和汽车等产业。


  因此,今年的经济格局来看,可能跟去年相反,出现消费改善,但生产回落的现象。


  随着二季度信贷额度收紧以及地产调控趋严,如果地产和基建投资也开始回落,那么工业生产动能也会继续下行,PMI走弱,并带动PPI的环比回落。


  最新4月PMI数据显示生产、需求同步走弱,也印证了我们的一些判断。


  历史上来看,PMI与债券收益率基本同步,如果PMI走弱, 货币政策难以明显收紧,甚至可能放松,债券 利率可能是下行而不是上升。


    从政策逻辑上看,如果央行在5-6月份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动作话,三季度经济表现可能不会再给央行收紧的机会。


  因为一旦地产受控、基建压降,那么下半年来看,支撑经济动能的重任只能落在消费层面。


  但考虑到消费对经济支撑毕竟有限,综合下来经济动能可能会延续回落,央行自然也就没有收紧的必要,反而会考虑是不是需要重新放松货币政策进行逆周期调节。


   5月可能成为决定债市胜负手的关键期  综合我们上述分析来看,其实对市场来讲,当前谨慎的债市情绪可能会在5月迎来最终的决胜负,暨央行到底会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


  如果央行5月没有进一步收紧的动作,那么后面再收紧的概率就比较低了,债市的局面也会变得更加清晰:央行在通胀风险抬升阶段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那么下半年一旦经济走弱、通胀回落,那么央行就更没有必要去收紧货币政策了。


  最新政治局会议提及,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其实进一步降低了货币政策收紧的可能性。


    市场当前对下半年经济走弱的 预期其实也比较一致,更多的分歧还是在于接下来的一两个月。


  一旦央行没有出现“紧一下”的操作,那么债市可能会迎来空头的一波回补,利率可能会加速下行。


  今年10Y国债利率 中枢水平可能在3%,突破回落至3%之下也是有可能的。


  按照央行政策思路,引导市场利率围绕MLF利率波动,2019年10Y国债利率中枢水平大概在3.2%,而当时1YMLF利率则在3.3%、1Y国股存单利率则在3.1%-3.2%附近。


  历史上来看,除非资金面特别紧张或者特别宽松的情况下,10Y国债利率与1Y国股行超AAA存单利率基本持平。


  如果按照与2019年对应关系来推论,在央行后续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前提下,1Y国股存单大概率围绕2.8%-3.1%附近波动,相比于2019年下行20bp左右,那么按照这种锚定效应,因为MLF利率低于2019年,同业存单利率中枢也应该低于2019年,那么10年期国债的中枢也应该是比2019年低的。


  所以,如果今年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那么10年期国债利率就会跟随1年期存单利率的中枢下降而下降,10年期国债中枢水平可能降至3.0%,即部分时间段利率可能是低于3.0%的。


    扩大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 平心而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 最新评论